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看宁波 >

旅行社从五六家到遍地开花 宁波人从感受身边到探索世界
              来源: 未知   2019-01-11


      今年国庆长假,“80后”张坤和妻子、女儿去英国自由行,他的“50后”父母跟着旅行团赴新疆享受二人世界,他的“30后”老外婆也没闲着,与小儿子一家到象山自驾游去了。

      这一家人的幸福假期生活,正是很多宁波市民家庭旅游的缩影。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交通的便捷以及各方旅游设施的日益完善,宁波的旅游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配菜”到“主餐”、从国内到世界的转变。对于这些转变,作为亲历者、见证者的一线资深导游,无疑最有发言权。

      如今在浙江飞扬旅游集团旗下会展公司担任总经理的高云飞,曾在1990年进入宁波中国国际旅行社当导游,对自己早年的导游生涯,她至今记忆深刻。

      高云飞刚当导游时,宁波人对旅游的概念还不怎么有,“当年,宁波没有几家旅行社,像我这样当导游的也很少。”

      据她回忆,当时宁波一共才五六家旅行社,“除了我所在的宁波中国国际旅行社,另外还有宁波海外旅行社、宁波旅行社、宁波太白湖旅行社、宁波春秋旅行社以及宁波市总工会下属的宁波职工旅游部。比起现在旅行社遍地开花,当时的数量真是很少。”高云飞说。记者通过查询发现,目前宁波旅行社的数量至少有三四百家了。

      “旅行社少,导游自然也不多。”在高云飞的印象里,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宁波有导游证的人也就百来个而已,“前不久有统计数据出来,说现在宁波已经有8000多个导游了。”

      高云飞供职的旅行社以接待入境团队为主,主要业务范围是接待国外、中国港澳台地区的入境游客,多数是来自香港和的游客。当时对接待境外游客的导游要求也很高,外语水平、服务态度和能力都很重要。“要想当导游,得会一门外语,或是会粤语、闽南语,所以当时的导游真的是人才辈出,很多都是外国语学院毕业的。”高云飞感慨地说。

      “在上世纪90年代,宁波的旅行社入境旅游业务以接待佛教团为主,但是除了寺庙,宁波的一些批发市场也是很受欢迎的。”高云飞给出的这个答案让记者颇感意外。

      据她介绍,当时她所在的旅行社导游接待最多的要数日本研学团、法国邮轮团,“按照安排,这些旅游团会在宁波走一天的行程,天童寺、七塔寺、天一阁、月湖都很热门,其次就是邱隘羊毛衫市场、望湖桥市场了。”比如,“海国明珠号”和“堪培拉号”邮轮的游客主要走奉化溪口,天一阁、月湖、外滩,邱隘羊毛衫市场这三条线;日本团一般都是去天童寺、阿育王寺、天一阁等;其他东南亚游客以及中国港澳台同胞走的是天一阁、七塔寺、天童寺、阿育王寺。在市区,游客一般会参观华联商厦。高云飞说,在改革开放初期,宁波做小生意的人很多都汇聚在邱隘、望湖桥市场,这些地方是普通老百姓经济繁荣的代表地。

      在高云飞的印象里,当年宁波火车南站附近的那些楼宇也很值得说一说。“马园大厦、亚洲华园宾馆、宁波饭店、宁波海俱大酒店,还有一个免税商店,这五个地方都在马园路。”她说,当时在宁波做外运、外贸的人才都聚集在马园大厦,两家饭店就在对面,她所在的国旅在宁波饭店后面的位置,华侨饭店也在附近,“可以说,当时这条街就是宁波的一个涉外区域,也是那个年代的一个地标性区域。”

      据高云飞介绍,当时她所在的旅行社会安排游客入住宾馆,“最常住的是金龙饭店、亚洲华园宾馆、宁波饭店、华侨饭店、甬港饭店、东海饭店等,这几家是当时的涉外宾馆,都是三星级,也是当时宁波星级最高的饭店。”她说。

      如今许多高端酒店经常面临招工难现象,而在当年,能在宾馆饭店工作绝对属于“高大上”的事,门槛很高的,“我记得,亚洲华园宾馆招聘要求必须会一门外语,外貌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条件。经过层层筛选,可以说,当时宁波最优秀的女孩子都在这家宾馆工作了。”高云飞笑着告诉记者。

      以前的宾馆很稀罕,入住宾馆的人自然也是“蛮厉害”的,“一些外籍旅游团成员入住宾馆的时候,客人们走进走出,常常要被普通市民围观欣赏。”据高云飞描述,那时候日本女学生爱穿圆头横搭襻皮鞋,穿藏青色西装格子或浅灰色百褶裙,外加藏青色呢大衣,特别神气。还有些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来的太太,装扮都很精致,走进任何一家饭店、商店,一举手、一投足,都会吸引大家的目光。

      高云飞还记得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有一次她陪同一个中国旅游团入住亚洲华园宾馆,傍晚有客人兴致勃勃地提出想坐三轮车,“40多个人啊,我临时叫来20多辆三轮车,这么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在城里绕了一圈,简直成奇景了!”

      作为港口城市,宁波接待“邮轮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高云飞说,改革开放初期,法国、英国等欧美国家时常有游客乘坐邮轮到宁波来,多是跟青岛、大连、厦门等地进行连线。比如,“海国明珠号”是跟青岛、大连连线,“堪培拉号”在中国就停靠宁波一站,“邮轮在北仑停泊、靠岸以后,客人要先联检,再下船,然后我们国旅组织车队接待他们,一日游之后,再把他们送回船上。”她说。

      陆路交通方面,以前从杭州到宁波要4个多小时。高云飞回忆说,当时日本来宁波的旅游团,多数是先飞到上海,再到杭州看几个经典景点,然后坐4个多小时的火车到宁波。中国港澳台以及一些东南亚、欧美国家的游客经常会去普陀山,但是,当年舟山还没有机场,所以要先来到宁波。据高云飞介绍,当时东南亚游客多数是从厦门飞到宁波,或者从世界各地先飞到香港,再飞到宁波,在宁波住一晚,第二天再从江北轮船码头坐船去舟山,“慢船”往往要4个多小时才能到。后来,游客可以到小港那边坐快艇了;再后来,快艇码头移到白峰去了;而现在有跨海大桥直通舟山,一个小时就能到,此间的变化堪称“翻天覆地”。

      从事旅游业26年,如今仍在一线奋斗的邱峰,对宁波旅业几十年来的变迁,印象尤其深刻。他从导游的角度,讲述了对这些变化的感受。

      “我毕业后顺利进了一家国企。当时刚从学校出来的年轻人,并不满足这种安稳的工作环境。那个时代,宾馆业、旅游业非常吃香,听说有一家旅行社正好在招人,我就去应聘了。数百人前去应聘,只有5人考取了导游证。最后我被录取了。”邱峰回忆说。

      “当时,只有少部分人才能从事这份工作。带境外游客游宁波,似乎是很隆重的一件事,有时甚至到了外事接待的高度。”邱峰回忆,当年,导游带境外人士游宁波是比较稀少的,导游感觉重担在肩,“现在,境外游客来宁波游玩很常见了,带外国人游宁波已经是常态,一点也不稀奇了。”

      “当年,接待游客,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汽车,汽车票只能当天买当天走。想要订酒店,只能靠打电话或发传真,酒店房源也很有限。”邱峰对此很感慨。据他回忆,当时的旅游车没有空调,游客夏天看完景点上车,车里就像个蒸笼。旅游车的发动机设在车厢前部,导游没有自己专门的座位,很多时候都只能坐在发动机上。“那时候很多宾馆,按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个招待所,又旧又潮,连单独卫生间的要求都达不到。交通条件差,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还没有畅通的大马路和高速公路。”

      邱峰举例说,那时候去杭州是走省道。有次带团去杭州,汽车没有窗玻璃,回来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客人只得自己拿木板挡在那些窗户前,“我一路帮司机在前玻璃上打肥皂,以防雨水挡住视线个多小时。到现在,对这段经历还记忆犹新。”

      “改革开放初期,国内航班是有的,但是线路很少,机票价格也昂贵。”邱峰告诉记者,当时旅行社提供的出行方式比较单一,能提供的旅游景点、线路也很少,“基本上就是桂林、海南、北京等几条飞机线路,以看自然和历史景点为主。特色旅游景点、专项旅游景点非常少,当年无锡三国城、水浒城等影视景点一推出,就受到了热捧。”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旅业开始蓬勃发展,大众对旅游需求的不断增大,越来越多的游客开始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在当年,能出境的人,大多是单位组织的考察、公务出行,顺便旅游。去趟香港,都能引起周边很多人的羡慕。”由于出境游很少,一般情况下,能带团出境游的导游很令人羡慕,门槛也比较高。

      另外,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出境游的手续也很麻烦。“审查严格,递交的材料要求也很严格。我们领队带团出去,要带一大堆的文件和资料,有签证、黄皮书、入境单、海关申报单、贴有照片的名单表等。”

      2001年,中国加入了WTO。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旅游甚至出境旅游的需求。那一年,邱峰第一次带客人出境旅游。“当时是带宁波客人去泰国。由于没有直达航线,我们先飞到香港,再转飞泰国。那时出国的游客还是不多,一到境外,大家都是既惊喜又紧张,紧跟着领队,生怕被落下。”

      邱峰表示,上世纪90年代,宁波出境旅游线路走得最多的就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这几个地方,去日本、韩国的团队属于凤毛麟角,“而对现在很多宁波人来说,这些目的地早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许多新兴的旅游地出现了,如长滩岛、芽庄、斯里莱卡等。甚至,近几年宁波不少团队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南极北极旅游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