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看天下 >

溜溜的那朵云-不断地存在的不知道菩提本无树不为人知-北方网-新
              来源: 未知   2019-01-11


      悠然地挂在天宇,永远是淡淡的神情。一生在天际间来去无痕地游走,不知道来自何处将要去向哪里。没有华丽变幻的色彩和姿态,没有庞大无比得足以盖过天空、惊扰大地的身躯,有的是洁白淡雅与简洁轻松之态。淡漠却始终俯瞰大地,高远却不玄虚,总是亲切如友。这就是夏日溜溜的那朵流云。

      流云并非科学术语,不是卷云积云的哪一种,而只是人们视野认同了一个样子,便赋予它这个名字。卷云积云是科学的,而流云是诗意的;卷云积云是理性的,而流云是随性的。卷云积云是自然的需要,流云是人心灵的需要。

      流云是孤独的。在天际间,它永远没有固定的朋友,流动时也没有连成的云彩跟随。它的高远,它的洁白,它的潇洒,注定了它孤独的命运。或许,选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流云总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着那些翻云覆雨的表演。既不惊讶,也不兴奋。无得无失之间,优游而孤独。只是,当一个人,一个生命,开始了习惯孤独,享受孤独,孤独早已经摆脱了乏味,成为了自足的宇宙。它的内里,不干涉别人的纷扰,却潜藏着深沉的爱:对自我的认同与欣赏,对自由与个性的尊重和热爱。

      疲惫或许是流云那飘逸外表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因为它无法像普通的云朵那样,要么越积越厚,最后回归大地;要么越走越淡,最后风流云散。它不断地奔波,不断地劳碌,不断地在路上,望不到头的远方是它永无止境的尽头。可是,它不能懈怠,也不愿停止。无法想象,流云如果不流动。流动,是它的魂,是它的乐趣所在,是它自我存在的依附。不用解释,也不能解释,明明不堪其苦,却又津津乐为。只是,当我们用心倾听那流动的韵律,无声响却又存在的天籁,看那划过天空的线条,感受到那静止湛蓝里唯一的活力与灵动时,我们才明白,疲惫不是本质,流动不是物质的搬运,不是躯体的奔走,而是精神的运动,灵魂的壮游,生命的轨迹。

      不助风,不施雨,流云又是闲云。闲云的精华在“闲”,不无聊,不无事忙,飘忽不定。看起来是抛弃了责任,远离了义务,实际是对存在自身有了别样而超脱的理解。人们常常一面羡慕闲云野鹤般的率性,不羁,丢得开,一面又整天忙于算计,忧心忡忡。存在的两种状态恰是人生的矛盾:恬淡、宁静的心灵,淡看天下,还是享受生命的欢乐与痛苦,沉溺于的泥潭。二者向左或向右,是选择。流云是智者的选择,道者的风骨,映照的是人生极美的一种境界。

      无论孤独与流动的苦为乐,无论闲淡,流云般的人生是不容易的。于是,我们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又抬头望天。看自己时,我们是火热的、匆忙的,我们渴望喧嚣,也渴望安逸,我们不知道在人生的哪个路口,命运会转弯,功会成名能就。看天时,眼里飘过了流云。眼眸开始纯静而深沉,天上悠然,心也悠然。懂得了独享,懂得了自乐。一切都开朗了,仿佛“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的开悟,生命骤然发亮。

      没有天高,何来流云?没有心高,何来流云?,我们不够高,但不妨碍我们品味流云,认识自己,修正人生的航向、清凉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