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民生e点通 >

“飞单、 萝卜章”满天飞!民生银行摊上“大事”了!
              来源: 未知   2019-01-10


      中金在线日,有媒体报道称,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支行行长张颖向该行鲸钻高尔夫俱乐部成员出售虚构理财产品,称该产品保本保息,理由是由于“原投资人急于回款,愿意放弃利息,一年期产品原本年化收益率4.2%,还有半年到期,相当于年化8.4%的回报”。

      4月18日晚间,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发现航天桥支行行长张颖有涉嫌违法行为,已经立即向门报案,张颖目前正在接受门调查,民生银行表示,“已成立工作组,协助门调查,力争尽快查明事实,最大限度保护资金安全,妥善解决各方诉求,并依法承担相关责任。”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飞单、 萝卜章”满天飞!民生银行摊上“大事”了!>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飞单、 萝卜章”满天飞!民生银行摊上“大事”了!

      2011年11月起,投资者从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嘉定支行购买了四期“理财产品”。四期产品名为“北京中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入伙计划”,四期募集期共半年,计划筹资超过1.5亿元,实际出售1.19亿元。然而到2012年11月,投资者得知项目管理方通商国银已人去楼空,老板也被刑事拘留,该“理财产品”无法如期兑付。

      于是在2012年12月,愤怒的投资者涌向华夏银行上海分行门口,华夏银行当日股价放量下跌4.15%。

      最终,在2013年1月,购买“中鼎”产品的客户与担保公司签订转让协议,本金全部收回,但未获得利息。私售产品的华夏银行员工濮婷婷被移交检察院处理,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零九个月。

      但之后“飞单”案件还是层出不穷。2016年,平安银行爆出飞单丑闻,银行员工涉嫌违规推销私募理财产品,导致逾4000万元客户资金难以兑付;2015年,农业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陈英顺因违规代销5亿元理财产品被免职。

      而民生银行的“萝卜章”事件,让人想起2016年底在资本市场上闹得轰轰烈烈的国海证券“萝卜章”一事。

      2016年12月13日,国海证券发现资产管理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杨及员工郭亮,涉嫌伪造国海证券公章,以公司名义签订协议。起初,国海证券自认为是“假公章”的受害者,与涉事机构僵持不下,令同业信任降至冰点。最终处置结果是,国海证券共承担债券面值167.80亿元,其中包括131.90亿元利率债和35.90亿元信用债。

      这一事件对国海证券的影响极大,国海证券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上述债券均记在“持有至到期投资”中,这也直接促使这一会计栏目规模增长210544.16%。该事件同时对公司风控提出警醒,国海证券在年报中也在反思风险管理方面的隐患。

      “张杨等人伪造公司印章私签债券交易协议事件,虽然主要责任在涉嫌刑事犯罪的个人,但也暴露了公司员工道德风险管理方面的隐患,员工道德风险防范教育机制亟待进一步完善。”国海证券在年报中提及。

      实际上,除了“飞单”和“萝卜章”之外,2016年至今,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票据市场,“车祸”事件频发,过去一年,银行票据涉案资金已经超过了100亿元。

      2016年1月22日,农业银行公告称,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重大风险事件,经核查,涉及风险金额为39.15亿元。公告称,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会最大限度地保证资金安全。

      事件的具体经过就是农行北京分行与某银行进行一笔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在回购到期前,原本应当存放在农行北京分行保险柜里的票据被重庆某票据中介提前取出,与另外一家银行进行了回购贴现交易,但是资金并没有回到银行的账上,而是进入了。

      时任农行董事长的刘士余对此十分震怒,据农行内部人士透露,“董事长刘士余震怒,将首先严查十家省分行的票据业务,一旦发现违法违规现象将从严、从重、从快惩处。”

      除了农业银行,这起39亿的票据案还牵涉民生银行和宁波银行。其中,民生银行是实际的委托行或直贴行,再由重庆的票据中介撮合宁波银行作为民生银行和农业银行的“过桥行”完成买入返售;所以宁波银行则是农行北京分行的交易对手,双方开展买入返售业务。

      仅仅在农业银行北京分行票据案爆出一周后,2016年1月28日,中信银行也出现9.69亿元的票据风险案件;2016年4月28日,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一起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7.86亿元人民币,此时天津银行上市才10天;2016年7月初,宁波银行在开展票据业务检查过程中,发现深圳分行原员工违规办理票据业务,共涉及3笔业务,金额合计人民币 32 亿元。

      有公开信息显示,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如果客户管理资产(AUM)高于100万元,营业厅主任与理财客户经理会一同协管客户,这种制度设计既为了尊重客户、拉拢生意,也起到两双眼睛一起防范,规避一线客户经理小动作的作用。

      此外,根据市场消息,张颖等人给出的产品由于“原投资人急于回款,愿意放弃利息,一年期产品原本年化收益率4.2%,还有半年到期,相当于年化8.4%的回报”。

      而分析人士指出,从私行银行端看,产品投资的收益率一般是个位数,扣除行政费用、通道管理费、银行中收等,客户能拿到的收益率在5%~6%已经算高的。

      此外,无论是最新的民生银行虚假理财产品案件,还是上述几家银行的票据贴现案,都是出现在票据贴现、转贴现过程之中,利用时间差获得低资本资金,挪作他用。

      一般来说,企业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票据中介从企业收票,再去跟贴现银行进行对接,赚取中间差价。企业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商业银行会根据企业资质收取一定的保证金,保证金计入存款成为了银行揽储的一个手段,刺激银行开票的。

      而在银行、企业、票据中介等越来越胆大之后,风险就成为不可控的因素,造成大额票据风险案件频发!随着票据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后,票据中介的目光就不仅仅是赚取中间差价了。尤其是在在融资需求旺盛的地区,票据融资成为信贷额度的代替品,在信贷规模不均衡时,商业票据成为了票据中介眼中可以买卖的商品。

      此外,票据在流转过程中,要经过好几家银行,除了中介,参与票据中转的银行也免不了会去钻空子。尤其是在行情较好时,资金几乎都是流向,随着的波动,票据到期资金却难以收回!对于很多“钱没到账,票据却没了”的情况,主要在于双方有常年的业务基础,比较信任对方,忽视了操作规范和风险监控,风控漏洞成为滋生温床。

      2017年4月7日,银监会下发《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已提出要对包括“萝卜章”“飞单”等在内的银行业存在的金融乱象进行集中整治。

      在5号文中银监会梳理出具体问题清单,让银行“对号入座”进行自查。这些乱象的表现形式涵盖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行为、行业廉洁风险、监管履职、内外勾结违法和非法金融等十大方面,共计35项。在产品销售环节,银监会就列举了“飞单”等一些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