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甬上观潮 >

甬上证人书院开启浙东学派不朽传奇
              来源: 未知   2019-01-29


      海曙区西郊管江岸,有一处闹中取静的庄园,唤作“白云庄”,这里曾是大名鼎鼎的宁波万氏的别居和生圹。

      在白云庄的一间堂屋内,摆放着数十座栩栩如生的蜡像,这些人形蜡像,身着明服,表情生动,他们有的坐在木椅上,有的分列两旁,而所有人的眼神都望向主座的两位长者,似乎在认真聆听着什么。

      这些蜡像所再现的,正是明末清初,浙东学派的讲学场景,主座上的两人,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思想家、教育家黄宗羲,另一位则是这座屋宅的主人万泰。如果仰头,就会看见堂上高悬的匾额,上书有四个大字:证人书院。 记者朱立奇文/摄

      记者土生土长的宁波人,自然轻易就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樟树从中,找到了白云庄的大门。还未进门,就看见了门口的人像雕塑:一位学者模样的人盘腿坐在垫子上,左手轻捻自己的胡须,右手握着打开的书卷,仿佛在凝神思考着什么。

      浙东学派研究专家方祖猷告诉记者,“黄宗羲和白云庄的关系非常密切,甬上证人书院这个名字就是他给取的,最初,书院并不是这个名字。”

      清朝初年,万家的几个“文艺青年”万斯大、万斯备、万斯同、万言,与宁波本土学子董允瑶、陈芝紫、陈自舜、陈赤衷等人一起组成了“澹(dan,音淡)园社”,后来,他们又共同组成了“策论之会”。“这个 策论之会 就是甬上证人书院的前身,成立时间大致在康熙四年。”方祖猷说。

      由于万家当时的主事人万泰很仰慕黄宗羲,于是就跑到余姚去向黄宗羲求教。黄宗羲欣然应允,于康熙六年(1667年)首次来“策论之会”讲学,第二年,他再一次受邀走上甬城讲坛,并于同年改“策论之会”为“甬上证人学院”。

      “其实在浙江还有一个证人书院,坐落于现在的绍兴。绍兴的证人书院是由明代最后一位大儒刘宗周创办的。因为刘宗周讲学的地址在现在的蕺(ji,音极)山,史学家就把这一派称为 蕺山学派 ,黄宗羲正是刘宗周的嫡传。可惜,明朝灭亡时,刘宗周不愿屈从外族统治,绝食殉国了。老师一死,蕺山学派也就迅速衰落。而黄宗羲为了纪念自己的恩师,也为了彰显蕺山学派后续有人,就把证人书院这个名字转移到了宁波。不过,为了区别绍兴那所书院,就加上了 甬上 二字。”方祖猷说道。

      有趣的是,甬上证人书院上课的作息时间已经和现代的学校相似。每天早上日出时分,大家前往书院听课,正式上课之前,学生们先进行早读(讲覆诵毕),早读结束,再听老师讲习,相互辩论。到了中午,大家就一起吃午饭,不过不能喝酒。下午继续上课,一直到日落才宣告这一天的学习到此结束。

      方祖猷说:“甬上证人书院学习氛围非常好,学生们常常晚上挑灯读书,或者聚在一起讨论。黄宗羲 学以致用 的精神在这里被完全贯彻起来。”

      万泰一直对黄宗羲推崇备至,他曾经感慨:“今日学术文章,当以姚江黄氏为正宗(李邺嗣《杲堂文钞》卷三《送万季野授经会稽序》)”。

      王宏星是天一阁博物馆的研究员,他的工作地点就在白云庄内。对于甬上证人书院,对于当时浙东学派的那帮学者,他有自己的理解。王宏星说,“黄宗羲的家虽然在余姚,但他跟宁波的一帮学者来往相当密切,也在宁波很多地方讲过学。像广济桥高氏祠,延庆寺,张氏宗祠,陈夔献家等,他都去上过课。西郊白云庄的甬上证人书院,是黄宗羲教学时间最长的地方,前后一共呆了七年。”

      那么,黄宗羲为何放弃市区内那些硬件更好,交通更方便的讲堂,反而挑选郊外的白云庄作为最后的“根据地”呢?

      王宏星说,“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黄宗羲和万泰私交太好的缘故。尽管两人年龄相差了十多岁,关系却铁得不得了,他们不仅是同学加好友,还一起抗过清,算得上是战友。当时黄宗羲一心想要抗清复明,所以一直被清政府 通缉 ,最后发展到自己的亲弟弟黄宗炎都被清军给抓走了,还是万泰想办法把黄宗炎给救出来的。”

      如此危险的环境,安全问题就成了第一位需要考虑的因素。市区内的那些个场所虽然硬件设施都很完备,却也被清军盯得死死的,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暴露在清军眼皮底下。保险起见,黄宗羲于是选择了相对偏僻的白云庄。

      “现在有了环城西路,白云庄好走多了。刚改革开放那会,想要来白云庄,得先走一段铁路,下了铁路再通过一个狭窄的巷子才能走到白云庄,偏僻,不好找。”王宏星认为,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不是白云庄地处偏僻,而是黄宗羲对万泰充满信任,相信他的为人品德,相信他不会卖友求荣。

      后来,万泰因为救人而意外去世。之后,黄宗羲写信给万泰的大儿子万斯年,主动提出想亲自给万家几位年纪不大的孩子授业教学。由此可见,两家关系之亲密。

      “甬上证人书院既有私塾的特征,又有现代学校的雏形,甚至还有一些大学论坛的感觉。所有学生,无论年龄大小,都可以一起听课,一起就某个问题进行讨论。”王宏星觉得,就教学模式来看,甬上证人书院,其实蛮超前的。

      书院内的雕像栩栩如生,细细数来,除了上座的万泰和黄宗羲之外,还有十八位学子坐于堂下。这些人跟黄宗羲又有什么关系呢?万家后人万慎熙给出了答案。

      “老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黄宗羲讲学的地方是在我们万家的别居,所以万氏子孙就占了 便宜 。万氏八龙中的老五万斯选,老小万斯同,还有老大万斯年的儿子万言都成了王宗羲的嫡传,之后的成就也最大。当时黄宗羲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满十岁的孩童,都能去听讲。这一来,前后来听课的学生就达到了百余人,其中嫡传66个,而被黄宗羲推崇的,则有18人。这18人后来就被做成雕像陪伴在老师左右。”

      这幅画是清初鄞县的画家陈韶画的。里头人物包括有黄宗羲的儿子黄直方,万氏家族中的万斯备、万言、万斯同及甬上名仕陈和仲、陈同亮等人。描述的场景是甬上证人书院的学生们在鄞江边上,为将要前往京城修明史的万斯同、万言叔侄二人送行。画中出现的万斯同正襟危坐,微微前倾,仿佛正口若悬河。他的侄子万言则端着茶碗,目不斜视。

      王宏星告诉记者,“这幅画对于浙东学派的研究非常重要。要知道,现在仅存的万斯同的画像就是从这幅 鄞江送别图 中提取出来的,独此一份,别无分号。这幅画的真迹现在保存在天一阁博物馆,甬上证人书院的这一幅则为临摹。”

      明末清初的辉煌之后,甬上证人书院就渐渐走了下坡路。到了清朝末年,书院开始慢慢荒废,到后来,管江岸这块地方渐渐被杂草覆盖,少有人迹。

      “23年,宁波的一场台风将天一阁给吹倒了一片。事后,当时的鄞州地方文献委员会准备重新修缮天一阁。说来也巧,鄞州地方文献委员会其中一个叫杨贻诚(字菊庭)的人就在同一年,在管江岸边发现了万斯选、万思昌的墓,后来又找到了万家祠堂。”王宏星说,杨贻诚当即就有了重新修复甬上证人书院和白云庄的想法。“可当时资金有限,大头要用来维修天一阁。没办法,杨贻诚只得发动群众捐款,自筹经费。好在宁波人对于教育一事向来尊崇,因此慷慨解囊者纷至沓来。一年后,浙东学派的发源地——甬上证人书院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1963年,甬上证人书院被评为浙江省首批文物保护单位。改革开放后,国家对传统文化愈发重视,在宁波文管会办公室的主持下,甬上证人学院开始慢慢恢复原有的占地面积和建筑形态,2006年,它又升级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海曙区还把中小学生假期的社会实践活动放到这里来进行。来这里参加社会实践的学生,不仅可以学习历史知识,认识院中的花草树木,还能亲自体验一把做导游的味道,同时增长待人接物的能力。另外,由于这里的环境安静幽雅,许多民间社团也经常来书院举办活动,像二胡演奏会、读书沙龙什么的,这里时不时就会举办一场。可以说,今天的甬上证人书院,还在履行它的教育职责。”王宏星感慨道。